5月15~17日,能源化工“金三角”产业协同发展调研组再次走进陕西榆林,重点围绕煤制芳烃和煤油气资源综合利用的最新发展情况,走访调研了陕西延长石油榆横煤化工公司、陕西榆林能源集团、陕西延长石油榆林煤化公司、陕西延长中煤榆林能源化工公司4家当地骨干企业。

  煤制芳烃是现代煤化工最后一块尚未被攻克的高地,榆林市正在勇做第一个吃螃蟹者,3条工艺路线在齐步推进和落地。此外,获得联合国清洁煤技术示范与推广项目的靖边煤油气资源综合利用项目,以其在多种资源综合利用、废水零排放方面的开创性探索,同样给调研组留下了深刻印象。

  据延长石油榆林煤化公司发展科技部负责人黄向宏介绍,该公司是延长石油在榆林布局的第一家煤化工企业,2018年经过重组,目前旗下拥有榆林凯越煤化公司(60万吨/年甲醇)、安源化工公司(50万吨/年煤焦油加氢制油)、榆横煤化工公司(煤基芳烃项目)等6家下属单位,建成项目产能包括甲醇85万吨/年、醋酸30万吨/年、油品65万吨/年(含15万吨钴基浆态费托合成气制油),在建项目包括榆横煤化工公司的煤基芳烃项目、榆神能源化工的50万吨/年煤制乙醇项目等。

  榆横煤基芳烃项目的建设主体是延长石油榆横煤化工公司。据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侯钦利介绍,项目采用清华大学开发的世界首创流化床甲醇制芳烃(FMTA)技术,拟建于榆横工业区,包括煤基芳烃工业示范项目和煤基芳烃项目两部分,分启动示范、一期和二期3个阶段实施。其中示范项目投资73.78亿元,主要产品为混合芳烃32.58万吨/年,副产LNG 2.52万吨/年、乙烷3.83万吨/年、粗乙烯1.5万吨/年、硫黄2万吨/年等。项目预计2020年6月完成基础设计,2022年底完成机械竣工,投产后可实现年均利润总额5.6亿元、所得税1.4亿元。

  煤基芳烃项目总投资426.9亿元,将进一步实现芳烯互补,优化产品结构。其中一期投资约167亿元,建设180万吨/年煤制甲醇、60万吨/年MTO、20万吨/年轻烃利用、40万吨/年聚乙烯、35万吨/年聚丙烯等装置;二期投资约259.9亿元,在芳烯互补基础上进一步延伸至聚酯产业链,建设180万吨/年煤制甲醇、60万吨/年MTA、70万吨/年芳烃联合装置、110万吨/年PTA、45万吨/年煤制乙二醇、130万吨/年PET、13万吨/年硫黄回收、23万吨/年苯乙烯等装置。项目现已获得陕西省发改委核准批复,预计2021年底开始基础施工,2023年底完成机械竣工,投产后可实现年均利润总额64亿元、所得税16亿元。

  榆林能源集团的煤制芳烃走的则是另外一条工艺路线。据该公司副总工程师黄晔介绍,作为榆林市属能源化工产业龙头企业和产业主平台,榆能集团现有资产总额416亿元,初步形成了煤炭、热电、化工、物流、新能源五大产业板块。在化工板块方面,榆能集团建设以煤基多联产、煤盐气化一体化为主的资源就地转化体系,瞄准高端化学品的开发应用,积极探索清洁高效的现代精细煤化工发展新途径。目前公司正在建设50万吨/年煤焦油深加工多联产项目和40万吨/年煤制乙二醇项目。50万吨/年煤焦油深加工多联产项目是榆林市新型高端精细化工示范项目,采用中科院大连化物所自主研发的甲醇甲苯制对二甲苯联产烯烃(DMTA)流化床工艺技术,预计今年10月底即可建成投料试车,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国内首个、规模最大的煤基芳烃生产基地。澳门皇冠。项目总投资40亿元,投产后预期年利润5亿元。

  这样,加上陕西煤业化工集团采用自主研发低阶粉煤快速热解技术建设的陕煤榆林化学公司煤炭分质利用制化工新材料示范项目,三大煤制芳烃工艺路线已经在榆林市聚齐。榆林煤制芳烃填补中国现代煤化工产业的空白,将很快变成现实。

  榆林靖边县不仅富含煤,还有一个自己的特色,即油气资源也很丰富。陕西延长中煤榆林能源化工公司依此创造性地建立起煤油气资源综合利用体系。据该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吕春成介绍,该公司一期启动项目总投资275亿元,以煤、渣油、天然气为原料,建有180万吨/年甲醇、60万吨/年甲醇制烯烃(DMTO)、150万吨/年渣油催化热裂解(DCC)、120万吨/年聚烯烃、9万吨/年MTBE等8套主装置。

  作为全球首套煤油气资源综合利用项目,该项目具有如下特点:一是实现资源的综合利用。该项目通过优化碳氢配比,实现二者优势互补,与传统煤化工相比资源利用效率显着提高,节能减排效果突出。二是废水率先做到了废水零排放。解决了能化企业高浓盐水处理的瓶颈问题,为在生态脆弱地区发展能源化工产业走出了一条新路子。三是聚烯烃牌号在行业内最多,聚烯烃牌号多达50余种,聚焦差异化、定制化、高端化发展之路。

  调研过程中,企业老总们向调研组反映,目前当地发展能源化工还是以央企和国企为主,国有企业行政化管理造成抢资源、同质化的短期投资行为难以根除,极不利于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另外,煤化工项目用水指标依然存在缺口,榆横工业园区的原水价格较高,每吨超过10元;含盐工业废水和煤渣等固废处理成本也很高,固废填埋空间有限……这些问题也需政府协调解决。